首 页 公告代邮 传真速递 协会大特写 旋转舞台 江南茶话 大师访谈录 他山之石 联系我们
蓝无瑕:苏州漳绒业的前尘往事
【发布日期:2014/12/7】【作者: 蓝无瑕 】【来源: 姑苏晚报 】【阅读次数:4168】【字体 】【打印 关闭窗口

 

  

    因APEC会议上女领导、女配偶着装中采用了苏州漳缎面料,引起漳州与苏州关于漳缎“籍贯”之争。以“漳”字命名的面料,自然与漳州有着密切的关系,就如当年在苏州从事生产经营的杭绸、湖绉与杭州、湖州的关系一样。当漳绒华丽转身为漳缎,虽有“漳”字标签,但与漳州关系不大,是漳绒在苏州的改良升级版,可以说是一种新型的丝织产品。其实,漳缎不仅凝聚了苏州人民的聪明才智,更代表了清代苏州丝绸生产的工艺水平。

  一、苏州漳缎深得康熙皇帝的喜爱

  据《中国纺织科学技术史资料汇编》记载:漳缎是当时在福建漳州生产的漳绒和“南京生产的云锦基础上,按漳绒的织造方法、云锦的花纹图案,创造出来的一种既是贡缎地子,又是云锦花纹,而将花纹织造成丝绒,成为缎地绒花一类独特风格的丝绒产品”。《辞海》对漳绒作了如下解释:丝绒“的一种,起源于漳州,故名。以染色桑蚕丝为原料,用起毛杆提花制成。表面大部分为绒经构成的毛绒,也有小部分为根据花纹要求露出的缎纹地组织。”在这个漳绒的条目中,进一步说明:“如果织物表面的大部分为缎纹组织,仅一小部分为绒经构成的绒面花纹,则称漳缎”。以上两书对漳缎的解释基本上一致,缎地绒花是其特征,表面看漳绒、漳缎的区别在于缎纹与绒面花纹面积的比例大小,实则还存在着织造技术的迥异,后者比前者更为复杂。苏州的漳绒原料采用蚕丝打捻成织造,绒毛细腻而不倒,所产漳缎质量较高,深得康熙皇帝的喜爱。万岁爷一喜欢,自然而然推动了苏州漳缎产业的快速发展,当时清代王室贵族、文武百官的外套及马褂都采用漳缎,苏州的漳绒业忙着接订单,迎来了漳缎的鼎盛时期,供不应求,苏州的经济也繁华似锦。光绪初年,苏州的漳绒业商家(本文借用档案资料里漳绒业的概念,泛指漳绒、漳缎业)在潘儒巷成立行业组织——绒机公所,后改名为锦章公所,民国初年在桐芳巷重建办公场所。
  然而随着鸦片战争的爆发,英国的呢绒织物、法国的仿造机制丝绒和日本丝织品倾销中国,这些舶来品价廉物美,而此时国内蚕茧减产,蚕丝价格上涨,成本大幅度增加,苏州的漳缎商们遭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最大的打击还在后面,1911年的朝代更迭,带来了服装“革命”,人们的衣着用料发生很大变化,原来供应于皇室及大臣们的漳缎鲜有问津,失去这些固定的大客户,对漳缎商们来说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存状态,对地方经济来说败象初现。幸而在西藏、内蒙等边远地区还保留传统服饰,使苏州的漳缎仍有一席之地,但多数漳缎商开始生产全素漳缎,少数改织马鞍上的装饰品。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漳缎生产商们彻底绝望,因为交通等问题,无法将产品运往蒙、藏,漳缎几乎绝迹,改织漳绒的商家居多,而原来锦章公所也停止活动。

  二、电机业、针织业、纱缎业、丝线业、制绒业、合丝业联合成立同业公会

  商人的行来组织主要起到制定行业规范、调解同业矛盾等作用,因此在锦章公所停止活动后,漳绒业中一些商家就加入纱缎业同业公会。
  1943年5月26日,吴县丝织厂业公会召开第一次筹备会议,决定由电机业、针织业、纱缎业、丝线业、制绒业、合丝业联合成立同业公会,朱雅伯、陶叔南先后出任筹备会正副主任。会上决定由陶叔南、陈锡沄等六人起草章程和业规。陈锡沄从事漳绒业,在葛百户巷与人合伙经营协丰牌号,资本总额有5万元,拥有制绒机十八架,工人五人。这次会议讨论了入会会员分区登记等事宜,一致同意电机业、纱缎业、合丝业在云锦公所登记,针织业在察院场苏州袜厂登记,丝线业在宝林寺丝线业公会登记,而漳绒业则在桐芳巷锦章公所登记,陈锡沄负责漳绒业入会会员的审核工作。这次成立相近行业的公会组织自然得到江苏经济局的首肯,局长沈同专门下令,希望他们“克日开始筹备,并将办理情形随时报候察核为要”。
  经过一个月的筹备,先后召开五次筹备会议,6月24日吴县丝织厂业同业公会于中山堂举行成立大会,与会人员304人。会上通过了吴县丝织厂业同业公会章程、组织通则、办事细则,朱雅伯当选为理事长,陶叔南等六人为常务理事,陈锡沄当选为理事。新成立的丝织厂业同业公会根据行业特点不同,内设铁机组、纱缎组、绒机组、针织组、丝边组、经纬组、制线组七个组,绒机组代表了漳绒业,公会在祥符寺巷八十五号原云锦公所办公。
  从当时的吴县丝织厂业同业会员申请登记表中可以获得这样的信息:1943年6月,参加同业公会的有56家漳绒业,拥有制绒机556架、拉机36架,从事生产的工人318名,资本总额(国币)124.8万元,其中:独立经营的有21家,合伙经营的有35家;拥有工人最多的有20人,最少的有1人,超过十人以上的有8家;拥有木质制绒机最多的有26架,最少的有两架;资金最多的达8万,最少的为五千元,但基本上都达到两、三万。在这些从业者中,实力最雄厚的是协成公记,拥有拉机35架,制绒机25架,工人20名。漳绒业就同其他丝绸行业一样式微,这既有国门打开后西方织物产品的冲击,更有政局动荡、变化带来的一系列影响。

  三、漳绒业为何不加入丝织业同业公会?

  抗战胜利后,政府要求各地各种团体进行整顿。吴县县长逯剑华于1945年12月下令苏州的各同业公会等组织重新整理,并确定陶叔南在内的五人作为吴县丝织厂业同业公会整理委员,另派黄启之为驻会指导员。经过一段时间的改组准备,1946年2月15日,吴县丝织业同业公会宣告成立,开祥绸厂经理陆锡翔当选为理事长。原来加入吴县丝织厂业同业公会的丝边、丝线、漳绒等业都退出,前两者均单独成立公会。
  1947年8月,华叔和代表漳绒业向吴县县政府申请,以同业有五十余家为由,说:“战前有公所,抗战后迄未成立公会,同人等为谋同业福利,并改良商品起见,拟组织漳绒业同业公会”。县政府收到呈文后,觉得很奇怪,同为丝织行业,漳绒业为何不加入丝织业同业公会?因此他们请吴县县商会派员调查,有无再成立公会的必要。吴县县商会派人到丝织业同业公会了解情况,对方十分大气,回复“漳绒同业,以经营方式与本会略有不同,故未加入本会。现在该业为谋同业福利,似有单独组织公会必要”。1947年10月18日下午,漳绒工业同业公会召开成立大会,与会人员七十七人,华叔和当选为第一届事理长,办公地点即原来桐芳巷金家花园七号锦章公所。据1948年10月13日的《吴县漳绒工业同业公会调查表》显示,吴县漳绒工业同业公会的会员达162家,第二届事理长为李南生。漳绒业脱离丝织业同业公会,单独成立公会,及至成立之后,才发现日子并不好过。时值内战激烈,各行各业深受影响,漳绒业未难幸免。吴县漳绒工业同业公会按每户机数收取会费,即一机收取金圆一圆,由于经营业务的时间性和不确定性,1948年上半年几乎全部停工,会费毫无保障,因此会务也陷于停顿状态。劳资纠纷十益激烈,1948年10月20日,代表资方的漳绒工业同业公会和代表劳方的吴县丝织业产业工会就工资底薪、临时奖金进行谈判,一个月后双方又制定“工资试行协议”。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初,对各行业进行调查,从漳绒业的户数、资金、织机数、工人数、生产数、生产总值(除原料)、原料价值几个方面数据进行分析,比较1936年和1948年的差异,不难发现战争对漳绒业造成的危害。虽然战前漳绒业已走下坡路,但是作为一个传统行业依然顽强地生存着,1936年拥有一般工商户120户,独立劳动的30户,到1948年分别为85户和65户;设备机台从700台下降为400台,实际使用从650台降为300台;一般工商户拥有工人数从710人下降到285人,独立劳动从30人增加为65人,这说明漳绒业从小规模生产逐渐向个体生产发展。这种生产方式的倒退,自然影响到他们的产量,1936年的生产能力是21万码(相当于19.20万米),实际生产18万码(16.46万米),到1948年,生产能力13万码(11.89万米),实际生产8万码(7.32万米),生产数量已不到战前的一半。

  四、苏州新光漳绒厂的漳缎受到各国政要的赞扬

  1959年2月,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国家决定在北京建造人民大会堂、全国农业展览馆、工人体育场、民族文化宫、民族饭店、迎宾馆(钓鱼台国宾馆)、华侨大等十大建筑,以示新中国的成果。苏州新光漳绒厂接到了一个光荣的任务,织造漳缎,原来这些建筑室内的沙发、椅子装饰面料均采用漳缎,苏州的漳缎名闻天下,自然是其首选。特别是迎宾馆,所有的装修、装饰都体现了新生国家的体面,根据各个国家所喜爱的图案与色彩,中央派专人设计、指导,苏州新光漳绒厂如期完成任务,生产的漳缎也受到各国政要的赞扬,可以说为国家为苏州赢得了荣誉。
  当下,苏州的宋锦、漳缎再次引起世人的瞩目,这是苏州丝绸业的幸事,也预示着苏州丝绸产业即将迎来新生。有鉴于漳绒、漳缎产地之争,笔者从零星的几件史料中梳理新中国成立前漳绒业行业的组织情况及其抗战前后的生产情形。

 
版权所有:苏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技术支持:苏州普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